您的位置 首页 新会陈皮功效

新冠与新会陈皮热潮:新会陈皮能防治新冠肺炎?已开展研究,但未有定论

由于疫情期间各类官方机构发布的配方中多次出现陈皮,其中备受市场推崇的新会陈皮在各方的引导下被推上了新冠肺炎与新会陈皮热潮的风口浪尖。新冠与新会陈皮热潮:新会陈皮防治新冠肺炎?—-已开展研究,但未有定论

 

左图南方plus(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官方新闻客户端,广东省委省政府权威发布平台)发布的:《疫情下的“陈皮热”——卖不完的老陈皮打不了的假?》。

中图及右图为结构药理学与药物化学实验室发布的:《不可思议:简简单单的橘子皮或可防治新冠病毒》、《“橘子皮可能防治新冠肺炎”-续篇》。

实验室的两篇文章,中国很多相关领域论坛也有转载。众多新会陈皮相关的自媒体也或多或少地引用和转载,引发了不少对新会陈皮的讨论。

 

“陈皮可能防治新冠”的可信度

相信不少人看到这些文章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标题党吧,又是炒作吧。作者的第一感觉也是在心里打个问号。
在原创者的官网上查询到该实验室多次主持国家自然科学项目,加之引述的文章都可以在外网找到相应的英文原文,该团队原创的信息还是比较可信的。

图为实验室团队主持项目及文章引述原文文章摘要

但专业学术的研究当然不是简单笼统地说陈皮的作用和功效,原文主要研究的是陈皮(及化橘红)中含量较多的一种物质——橙皮苷,以及其对新冠病毒攻击细胞时的抑制功能。从目前理论研究看来,“陈皮可能防治新冠”这一说法,有一定可信度。

 

橙皮苷是什么?

橙皮苷含于芸香科柑橘属的柠檬、柑桔、橙等果皮中。在柑桔属(Cirtus)中,中果皮(白色海绵状组织)发达系统者多含柑桔甙,中果皮较薄系统者多含橙皮甙。由干燥,成熟的柑橘属植物的果皮中提取。

 

橙皮苷防治新冠的理论研究

《不可思议:简简单单的橘子皮或可防治新冠病毒》主要谈橙皮苷的成分作用及其对新冠病毒攻击细胞时的抑制功能,以及利用陈皮(或化橘红)防治新冠的可能性。

 

原文截图如下:

但是不是就能粗暴地得出吃陈皮能防治病毒的结论呢?当然是不能的。文中也提到从自然界获取橙皮苷,主要是通过吃用橙皮,陈皮之类,用量要到达每天一到两个新鲜橙子(连皮吃)。

 

原文截图如下:

虽然这里是说是新鲜橙子以获取橙皮苷(橙皮素),但一般来说,在各类的柑橘属水果皮中,柑橘皮所含的橙皮苷比橙皮更多[1] [2]。
而陈化过的柑橘皮(陈皮),橙皮苷在一定时间内会随着时间增加而增加,例如新会陈皮所含的橙皮苷会比新鲜的柑皮所含橙皮苷更多[3]但要达到防治效果,需要整块皮吃下去,不能只泡水喝。

一定年限内,陈皮年份越高,橙皮苷含量越高[3]

《“橘子皮可能防治新冠肺炎”-续篇》是基于前文的一个补充,主要谈口服橙皮苷的可操作性及其在人体内的代谢与吸收;在未有“提纯橙皮苷”防治新冠的临床研究的情况下,是否能考虑推广吃用陈皮(及化橘红)等进行进一步的阐述。

 

原文截图如下:

 

从以上的理论研究来看,“吃用陈皮能防治新冠肺炎”这一论点是有一定理论基础的。
但目前都是基于计算机的演示以及专业人士的推论,并无临床验证,所以这一说法尚无定论

 

该研究对陈皮行业的影响

“陈皮可能防治新冠”研究是有的,但事实上结论还没有,一切还在探索阶段,一切都是“可能性”范围内的探讨。
虽然仅仅是探讨,但这样的可能性也为疫情下的陈皮行业带来了希望,也为对抗疫情的科学家提供了研究的方向,更为普通百姓提供了一个简单易行的防治设想。
食用陈皮有一定的好处和作用,这是值得肯定的,有些人士过分夸大陈皮的作用,这种做法实在是不可取,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疫情下的陈皮乱象。

 

但同时,也有些人士攻击宣传新会陈皮的从业者或全盘否定宣传陈皮作用的文章,这大可不必,毕竟众多对付新冠的中药方剂中都有陈皮的身影,客观事实就注定,陈皮的作用不可能被三言两语否定。
总体来说,“陈皮(橘皮)可能防治新冠”这一论点,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一定的理论基础的,这一论点及基于此论点的研究对于陈皮行业来说,带来的更多是正面影响,优秀的陈皮行业从业者更应增强信心。

 

面对“陈皮热”的小建议

有条件的普通百姓,还是比较建议用点新会陈皮的。日常喝新会陈皮水、新会陈皮茶对身体基本没有害处,还是一种较好的养生方法(如果按上述的研究说法,还应该吃掉整块陈皮才能吸收较多橙皮苷)。但这只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可吃可不吃,全凭自己的选择。

 

切勿过分盲目追求所谓的新会陈皮泡水喝的功效。陈皮是“和药”,非常温和,但也表示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建议放平心态,时常饮用,慢慢体验其好处。
建议理性看待“新冠疫情下的陈皮热”,无需全盘否定,但也不要轻信谣言。疫情期间,不要给自己带来太大的心理压力,建议保持理性思考,辅以正常饮食和适量运动,方得身心舒畅。
参考文献及资料:

[1]曹峰.四种果皮中橙皮苷含量的测定[J]. 山东农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47(3):404-407

[2]甘伟发,黄庆华,吉国辉,定力.茶枝柑皮提取物中黄酮类成分的含量测定[J]. 广东药学院学报,2013,29(3):273-276

[3]林林,林子夏,莫云燕,廖素媚,黄庆华.不同年份新会陈皮总黄酮及橙皮苷含量动态分析[J]. 时珍国医国药,2008,19(6)

本文素材来自网络,不代表新会陈皮之恋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tu123.cn/322/
返回顶部